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连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是1969年由北京、鳌江、保定、上海的知识青年组建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八连的战友。40年过去了,如今我们已白发苍苍,子孙满堂,虽然我们天各一方,但这里就是我们的家,我们要在这里,畅想过去,回忆那战天斗地的年代,温暖今生,交流今天美好的生活。祝愿战友们幸福快乐。身体健康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几日(阿贵)  

2011-10-08 10:19:08|  分类: 八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 赴沪庆祝上海知青奔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四十周年的活动,不仅大会开的很好,八连的聚会开的也很丰富多彩,让参加活动的战友难以忘怀,心潮澎湃,乐不思蜀,兴奋一周。当静下来的时候,我反复想,用什么词汇才能表达我们八连的聚会所带来的情感奔放呢?没有!没有确定的词汇,我们这批人经历了人生的许多许多,参与的、见过的、听过的也是许多许多,或许汉字构成的每一个词汇都离不开我们,我们都能有故事与之相联系,这就是兵团战士与众不同之处。不信,你就听我们在沪杭那几日的故事吧!

(一)茶座

北京的十几位战友在9月17日上午9点,准时到达北京南站候车室,因为安检麻烦,大家统一提前两个小时到了车站。相互寒暄了一阵子,宽阔的候车室显得有些无聊,老郑更是略显寂寞,忽感口渴,匆匆忙不迭的站了起来,自语道:这应当有茶座啊。(当时我们听到后都感觉,快开始检票了,还找什么茶座呀)可郑老特有主意,看到大厅咨询处的女服务员闲着,就直奔而去。“问问哪有茶座啊?”“啊?”小姐没听清楚,反问了一句:啊。“哪有茶座?”郑老又重复了问话。“噢,您从这向东走,右转弯,再回头就有茶座”。行了,有茶座啦!老郑显得一下子兴奋了起来。“哥几个走啊,”当时夏青和任斯跟了过去。  不一会儿,夏青转了一圈往回走,还捂着嘴偷着乐,这是咋回事?原来,小姐指的茶座根本就没有,而是听错了话音儿,给老郑指到了手机充电的“插座”上。哈哈哈!当场全笑喷了!尤其是几位女士,更是乐的直不起腰来了!

(二)混搭

    虹桥车站好不热闹,远远的看到了上海的战友前来接站,大家立刻精神了起来。接包,上车,到旅馆,八连战友的接风酒已安排停当,马上,赴宴。此次来沪参加活动,早以酝酿半年之久,我与少国和阿渊在网上交谈很多,特别是提到喝酒,阿渊要陪我好好喝点白酒,大有一醉方休的势态。尽管我喝白酒对脑血管不好,可为了兄弟的友情,我作好了喝足的心理准备,高兴高兴。可到饭桌上一看,没白酒!原来,上海战友为了保证第二天的大会开好,不致于误事,特意准备了上好的黄酒、红酒、啤酒等,谁愿意喝什么就喝什么,随意。可京城来的人(尤其是男人),不喝白酒那是显示不出老爷门(闷)气概的,好说歹说白酒来了,接风宴尽显着友谊、欢乐。不一会儿,白酒完了,喝红的,都说黄酒养胃,又敞开肚子灌黄酒,最后,一箱的啤酒也下了肚,串酒混搭着喝是很容易醉人的,可今天,鳌江的、保定的、北京的、上海的战友们都太高兴了,居然没有人喝醉婚搭酒,只有几张略显粉红色的老脸在兴奋的晃动、晃动...晃..,  

 (三)小六

     从上海来到杭州,李小芸担肩了我们的接待工作,一番辛苦搁下不表,但其八连的女婿士光哥必须要道一道。士哥忙前忙后着实让我们感动,他也能说会道的,成天把我们逗的哈哈大笑,好一付老大哥的风范,令人佩服。游西湖的那天,恰逢小芸去市场为我们准备吃食,士哥全程陪同我们,玩的非常开心,在湖边大家纷纷照相留念,女士们一时兴起,都愿意与士哥单独合影,士哥则乐了个满场,一个、两个、三个,我给他们照完第五个后,嚷着喊到:快点,下一个“小六”上!“哎!小六来啦!”。一时间逗得战友哈哈大笑,士哥一脸的红光泛亮,美美的享受了一回众星捧月的感觉。这下小芸姐则成“七仙女”了!

 (四)童心

小芸一家几口都在为我们的光临而忙活,让北京的战友们不知怎么感谢才好,特别是她的小孙子“同同”,也一直跟着我们爬山涉水的,还不喊累,可好可好的一个小孙子,短短的几十个小时,就与我们建立了感情,一点也不认生。那天,我们就要走了,同同也来到了车站,在候车室里高兴的和大家玩,直到我们上了车,马上就要开车了,小芸姐猛然抱着同同下了车厢。刚才还乐呵呵的同同一下子变成了哭腔,拼命的在小芸姐的怀里挣扎,声嘶力竭的嚷嚷:“我要去北京!我要去北京!!”小芸姐挥手让我快上车,我不落忍地上了车,一时间心里特别不舒服,眼里不禁湿润了起来。赶紧来到窗前,同同的一双小手伴随着一双泪眼在频频挥舞,我拿着相机“趴,趴”照了两张。可惜的是隔着车窗的玻璃反光,只隐隐的可见一双同同的小脚丫儿。直到现在,他的童心呼喊还在我的耳边迴响。

(五)名不符实的蒸饼

      士哥带着我们在灿烂的阳光下逛了西湖的小商品市场,而后又逛了开发不久的{南宋御街},一趟下来累的也不善,上会儿厕所的工夫,老爷们一转眼不见了。我们以为他精通地理,向回走了,谁知左等右等不见其影踪,无耐,电话联系多次,终于人归正道,翘见所转,然腹中碌碌,便来饮食一条街上,找到“好绍兴”餐馆就坐。点菜单上有一道菜名:梅千菜肉沫千层蒸饼。我一想,走了半天了,确实挺饿,来点主食蛮好的。郑哥则偏点了“片汆”,(面条也),酒菜都快吃的差不多了,仍不见蒸饼上桌。任斯速催服务员,服务员还挺快,一大盘子蒸货马上就到了。我们一愣:我们要的是蒸饼,您这是神马啊?!臭哄哄的还直招苍蝇。服务员解释说,这就是您要的蒸饼。“梅干菜在哪呢?”我疑惑的问到。她说:“菜单上的【梅】字印的不对,应该是发霉的【霉】字,千菜是千菜,不是干菜。一番解释弄的我没了脾气,反而逗的满桌人笑翻了天,连旁边吃饭的顾客都忍俊不止!实际上就是:发霉了的臭豆腐里边伴上肉馅,放到锅里蒸,根本没有什么千层。

(六)捛蠢

      您知道这两个字念什么吗?京语叫【馿唇】,实际上就是形容皮肤上被东西抽过以后,肿起来一道一道的印子。那天在回程的火车上,老郑总是讲一些荤笑话供大家娱乐,乐到动情处,那谁XX无意间撩了一下衣服,露了点肚皮,暴了点光,这下老郑可捡了乐啦!嚷到:“都多大岁数了,还看哪,有什么可看的,满世界的全是【捛蠢】,歇了吧嘿!”一句话弄的我们乐不可支。后来我看到曾姐乐的前仰后合的,也凑了一句:别笑啦!满脸都笑出【捛蠢】了,再笑就不值了!

 (七)无奈

      一谈起我们这帮人,酸甜苦辣的话题就特别的多,想得开的,每天乐呵着,想得深远的,忧国忧民着,想不到那么多的,仍过着平凡的百姓生活。吃着肉骂娘的也大有人在,可有些事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,而是时不常的就会有事来招惹你生气。在上海那天,战友们带着我们去大观园,一看门票60元,有几个有【老年证】的战友准备让【老年证】派上用场,没想到售票处告之:本园70岁以上【老年证】才有效。你说可气不可气。过去我觉着五十来岁就是‘老大爷’了,处处都能得到照顾,好不容易轮到我们到六十了,可是一个公园就可以宣告你不是“老大爷”,“老大爷”的地位提高了,你们这帮‘人’不够格了。真是天降大任无吾等斯人也!!!社会确实在无形之中剥夺了知青的很多的权利,这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,好在我们练就了宽容的肚量,能装下多多的不平之事,也算是为和谐社会做贡献吧。

(八)忒二的船长

     在战友联谊会成功开过之后,五百人的大会餐热闹的开始了,战友们相见分外高兴,酒,自然就会成为传递友谊的第一要务。八连的胡石达一直在做海员,如今也熬成船长了,人高马大,嗓音洪亮,腰围颇宽,酒量不可见底。在大厅敬了几圈的酒,楞是没晕,见谁都是朋友,心中好不痛快!到了华灯初上之时,驻沪战友仍要款待各地战友,黄的、啤的、白的、红的又是一阵狂顺,此时船长却哑了炮,由于午间话多酒多,船长失声了。这么多多年未见面的战友,心里有多少话要说啊,这嗓子真不争气!北京的这帮子女士此时逮住船长不放松,逼着他说话,看着老胡想说又说不出来的囧境,她们乐得是“娃哈哈”。没法子,船长用手来回比活,把敬来的酒推出去,而女士们则伸出两个手指,二,要喝两杯才行。有的则伸出小指向下,挤兑船长的酒量。船长推来推去,形成了“推”和“二”的反复,大家在笑声中为船长的这种哑语定性为——  “忒二”!!!

(九) 梅干菜

       吃到江南的霉干菜蒸肉,真是一道好菜,它与五花肉一起混搭后,使肉肥而不腻。尽管我脑血管有硬化的趋势,医生不让吃肥肉,可是不尝一口不甘心,所以,每次有梅干菜时我都吃的很香。这回到上海,我老婆就是想买点霉干菜回来自己做菜吃。那天到周家角逛街,恰巧有一个老阿婆在摆摊,筐里有一小袋霉干菜,经过阿渊的讨价还价,老婆买了来。转了一大圈后,觉得菜少了点,就又回到老太太的小摊前,把她筐里的另外一种干菜也买了下来才罢手。回到北京后,老婆弄了点小排骨就给炖上了。我也寻思着这口,早早的回家奔霉干菜炖肉而来,在门口我就闻着香味儿了。好一阵吃喝,令人爽快,霉干菜真的很好吃,谢谢阿渊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